代办公积金提取17317266906

揭秘骗提套取公积金内幕:“套路”满满,总有一款适合你

支付提取额度10%到30%不等的条件费,公积金“代取”中介就能“量身”制作一套假资料,帮不符合提取流程的职工取出钱来!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信息不共享,公积金管理部门难以辨别提取资料的真伪,加之有关部门打击不力,致使骗提套取公积金现象泛滥。

套取公积金内幕

需求旺盛,违规提取生意“火爆”

“公积金本来就是我本身的钱,躺在账户里不用也是浪费。”小李(化名)缴纳的是合肥 直公积金。他和妻子名下都有房,无贷款,不符合公积金提取流程。

2019年9月,小李加入了名为“合肥 公积金提取”的QQ群。群主帮他仿造了无房凭证和租房合同,“群主说无房凭证是找内部人开的,印章是真的。只是我的个人信息是假的。”

“资料顺利通过审批,工作人员没有任何疑问。当天成功提取公积金15000元。”事后,审核后的个人提取申请资料(包括盖章后的合同),由担保中心转送住房公积金管理部;委托中介机构代办的,由中介机构负责上述资料的传递工作,小李向群主支付了3000元条件费。

另外,小李透露,他的一位小伙伴也通过该群主,以同样的方式提取公积金8400元:“小伙伴有房无贷款,未婚。”

2019年9月,记者加入了这个QQ群。当时群成员才100多人。截至2019年1月,群成员已经超过360人。群里不仅有发布公积金代取广告的,还有发布出售假资料广告的。此外,群里不断有新人加入咨询公积金“代取”疑问。

记者通过群聊发现,群成员“城府颗野心”自述曾通过中介仿造拆迁协议等资料成功提取公积金59000元。2019年11月,记者亲眼目睹群成员“小黄”在中介帮手下,通过仿造租房信息提取公积金8400元。该群中,有过骗提套取经历的人还有不少。

记者在半年多的调查过程中,结识了在合肥专门从事公积金“代取”业务的中介小韩(化名)。“我平均每月接单十几起,月收入一两万。”他说。

“套路”满满,总有一款适合你

“我主要卖假资料,全国各地的都可以做,按照你的需要。”在“全国公积金提取”QQ群里,名为“全国公积金提取纯一手”的中介发布信息称,出售房地产公司大票、国税部门可查发票、大病、婚配、各类合同等十多种假资料:“真实官方网站备案,可提取全国各地公积金。”

中介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专门制售假资料,种类多达十几种,且真实性很高。

“这个无房凭证是找内部人在原件上改的。之前我帮很多人做过,都成功了。”2019年1月,记者花了2200元,通过QQ名为“幸福要本身创”的中介制作了一份自助查询版无房凭证。在向记者转交凭证的现场,中介指着手中的文件袋说:“里面全是我帮客户仿造的无房凭证。”

无房凭证的准确叫法是“不动产登记信息查询结果”(下文简称无房凭证)。经过对比,记者发现,在样式和内容上,假资料和真的相差无几,只是编号和印章有所差异。

第二类中介不仅仿造资料,还伴随客户现场提取。小韩(化名)就属于这一类。

“大额提取一般通过买房、婚配、大病、辞职等方式。小额的以租房提取。”小韩说,提取的成功率在70%摆布。他们按照资料的制作成本与客户资质的优劣,按照提取额的10%到30%收取条件费。

“工作人员不会认真核查资料的真假,也无法核查。”

小韩直言,公积金管理部门审批不严是他们屡屡得手的主要原因:“甚至有的中介和前台熟悉,对方明知资料有假也让他过。如果后台审批发现不了,也就过了。”

据悉,“代取”中介已经职业化。“合肥的中介有上百人。全国各省都有。”小韩说,中介有大小之分,“大中介做的早,有许多下线。下线通过上线开展业务。有些大中介一年收入一两百万。”

中介的客源主要来自网络。同时,他们还通过其他渠道获得客户信息,然后主动联系。为了显示业绩,许多中介频繁在QQ空间和小伙伴圈晒出大量办结的公积金支取证明,额度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套取公积金内幕

骗取公积金漏洞怎样封堵?

“第一,编号应该是当天日期和序号的组合,这份资料的编号却含有字母。”合肥 不动产登记中心国土资源档案馆馆长王宏宝在记者购买的假无房凭证上找出了两处破绽,“其次,假资料的印章是电子版的。但在2019年10月以后,自助查询系统里的印章改成了油印版。”

王宏宝介绍,目前,无房凭证有人工和自助查询两种格式。他认为内部人员参与造假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他暗示会针对该疑问进行一次自查。

安徽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公积金建管处调研员洪剑英介绍,在过去两年里,确实发现有骗提套取现象:“安徽省直查实6户,合肥 直查实190多户。其他地 各有几户。”

“存在骗提套取成功没被发现的可能。”安徽省省直公积金管理分中心法规科科长黄咏梅坦言,一是每天提取业务多,前台只能核对个人信息与公积金账户信息是否一致、提取资料是否完备;二是疑问明显的资料能被发现,高仿资料却难以甄别。

黄咏梅认为,甄别率低是因为出具资料的各单位之间信息不共享:“许多资料无法现场核查。对没有明显疑问的资料,我们只能先通过,交由后台继续核查。”

“异地核查也很麻烦。”洪剑英暗示,该中心表示,新的可贷额度计算公式实行提取可贷额度与个人缴存额挂钩,更加侧重于缴存职工的账户余额,体现的就是义务与权利对等的原则,鼓励职工多缴多贷,避免投机性的缴存行为,目前核查异地信息有电话和函调两种方法,“打电话的缺点是不留痕,函调环节多,费时。”

信息孤岛效应明显,再加上“代取”中介活动跋扈獗等因素,致使骗提套取公积金现象频发。如果不遏止这种乱象,不仅会破坏共享互助性质的公积金制度,还会在广大职工心中起到恶劣的示范效应。

“我们会将记者发现的疑问反馈给各公积金中心,要求他们进行核查。”洪剑英暗示,他们对骗提套取公积金的行为始终保持“零容忍”。“同时,我们期待尽快建立全国层面的信息共享平台和简易顺畅的跨地协查机制,这样可以极大提高工作效率和甄别率。”

“处罚成本太低。”在合肥学院房地产研究所副所长凌斌看来,对骗提套取公积金行为只处以取消一到五年提取资格的处罚,让很多人不以为然,“建议各地可因地制宜,以地方立法形式提高对违规提取者的处罚力度,如纳入银行失信人员名单。”

“网上、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代取公积金广告,让 民蠢蠢欲动的念头找到了施行的途径。”洪剑英暗示,希望能和公安、网信、城管等部门联起手来严厉打击“代取”中介,清除他们的保留土壤。


(提取住房公积金代办联系 17317266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