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办公积金提取17317266906

住房公积金改革后或将随意提取,交不交全凭自愿

曾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黄奇帆主张取消住房公积金,他认为此举可直接降低12%的企业成本。

黄奇帆的理由是,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

董明珠给黄奇帆点赞,但所持的理由不尽相同,“我们都盖房了,还要公积金干嘛。”何况格力的计划是很慷慨的:“我要最终做到一人一套房。”

但是公积金制度运行近30年来,已成为部分群体不可切割的“蛋糕”,要直接取消显然操之过急。

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

需要强调的是,这是住房公积金改革首次被写入如此高级别的文件中。

中央此次明确了“改革公积金”的提法,意味着对“全面取消公积金”的否定,同时也定调,关于住房公积金政策的实质性改革办法已经呼之欲出了。

「 1 」

公积金制度已成全民“鸡肋”?

疫情冲击下经济承压,鼓励消费成为宏观层面调控的主要手段,不少地区已经向居民发放消费券以释放消费活力、提振经济。正因如此,多年来被不少职工视为“鸡肋”的住房公积金被推上风口浪尖。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底住房公积金的余额高达5.8万亿元。不少观点认为,如果这笔资金能释放出来,对中国经济能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

住房公积金制度遭到诸多诟病不无原因。

自上世纪90年代借鉴新加坡引进以来,公积金制度在我国已经运行近30年,但似乎并没有发挥预期中的效果。值得注意的是,全世界所有国家和地区中,只有中国和新加坡采用公积金制度。

在新加坡,80%的居民都住在政府提供的保障性住房里,住房公积金能发挥实实在在的作用。

而我国当下的住房制度十分复杂。在房地产已成为经济支柱产业、土地财政成为地方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的前提下,住房供应体系高度市场化已经是不可逆的潮流,这直接导致了保障性住房大幅萎缩,房价也经历了疯狂上涨。

这与我国最初参照新加坡设计住房体系的初衷已经南辕北辙。

正因如此,基于保障性住房的住房公积金制度组逐渐暴露出公平缺失、利益分化、管理混乱等问题。

具体来说,公积金在政府部门、机构以及不同的缴存群体中逐渐产生难以调和的利益分化。某些行业或是不同性质的机构和单位,缴存比例远高于其他行业,收入分配差距因此被拉大。

此外,公积金存款的收益率普遍低于其他理财产品,而且提取的条件和要求苛刻,不少人的公积金处于“长眠”状态。 而公积金账户一年1.5%的利率,远远被通货膨胀抛在身后,对于多数达不到提取要求的人而言,只能眼睁睁看着资金缩水。

最重要的是,公积金本应该在购房贷款时“挑大梁”,但在日益高涨的房价面前,公积金贷款几乎很难发挥作用。

为了缩短制度设计与实际情况的差距,近两年,公积金的提取范围也在不断拓宽。数据显示,2018年住房公积金提取人数5195.58万人,提取额14740.51亿元。

不难看出,如今住房公积金很大程度上已经沦为与保障住房无关的刚性福利,真正能被覆盖在住房公积金体系里的职工多数不存在太大的住房问题,而真正对住房消费有硬性需求个人和家庭,往往无法从这一体系中获得保障。

数据显示,2018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约25.8亿元,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约5万亿,实际上用到公积金贷款的占比小,不到20%。

这无异于社会资源的错配和浪费。

尽管如此,贸然取消公积金制度将导致部分职工面临收入下降和税收上升的局面。显然,“一废了之”并不能稳妥地解决现存的问题。

「 2 」

“全面取消”不可取,改革势在必行

事实上,即使是主张取消住房公积金的黄奇帆,也提出通过一定的措施保障“既得利益者”。首先,他提出将公积金变年金,公民已缴存公积金的收益只增不减;其次,已经发生的公积金贷款可以按照一定利率优惠政策转化为商业贷款;最后,取消公积金不是意味着职工就得不到企业缴存的6%,而是个人有了更大的资金使用的灵活性。

且不论上述建议的可行性,要解决当下公积金制度明显的痛点,达到类似的效果,不一定要走极端路线直接废除。

公积金制度确实存在不合理之处,但所有的制度都很难避免从无到有,从不完善到更完善的过程。我国在设计公积金制度之初,也很难预判经济形势会发展到当前的局面。

况且,废除公积金制度还可能带来更多问题。不少专业学者也陆续发声,不建议“一刀切”取消公积金制度。

据华夏时报报道,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指出,目前对于政策性住房,除了公积金以外还没有其他的金融工具;此外,经过多年艰辛的探索后,住房公积金才初步建立了全国的体系框架,如果现在取消这个体系,再建一个新的住房政策金融体系是非常困难的,几乎不可想象。因此,公积金制度可以改革,但不能取消。

北京大学金融学刘俏和张峥两位教授也发文驳斥“取消公积金”的观点,“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个不恰当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糟糕的政策建议,不仅不能在非常时期真正给企业减负,而且会破坏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给经济生活带来一系列不必要的负面冲击。”

从极端层面争论是否应该全面取消住房公积金,已经是一个很难达成共识的社会对立问题,但需要强调的是,哪怕短时间内倡导全面取消显得激进,改革也是势在必行的。

花朵财经认为,公积金制度的改革可以从降低提取难度、放开跨地域使用、提高投资收益率、提升企业灵活度等层面入手,缓解当前公积金制度的痛点。

此外,从强制变成自愿也是一个重要的改革思路。

归根结底,关于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讨论重点,已经不在“存与废”,而是如何完善。当下企业和职工真正关心的,是如何通过公积金改革,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的同时保障职工福利,从而推动社会公共福利系统的进一步完善。银行贷款五十万二十年利息接近五十万!你们要是把银行的利息降下来,房价调控大家都有房子住,房子多的多交税,你三套以上住房的税和买房子一样,公积金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当然,现行制度仍有缺陷,这应该靠深化改革来解决,而不是轻言取消。在民生领域,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应该并存并相辅相成。光讲市场经济,无视社会政策,即使在住房领域,我们都已吃了很多亏,至今尚未完全走出困境,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提取住房公积金代办联系 17317266906)